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軒爸湊仔公 | 28th Aug 2008 | 一般 | (1449 Reads)
自從那個時候開始, 軒軒這孩子, 就愛把MS-Word當Game打. New Document即是他的New Game, 一打開, 他就亂按一通. 每次按出大堆A, 他會興奮得扎扎跳, 大叫:「好多A! 好多A!」

前天, 他又去玩打字字了. 軒媽隨口跟軒軒說:「BB, 你打cat丫, C-A-T cat.」軒軒像聽見又沒聽見的, 繼續自顧自打字.

轉頭一看, 軒軒原來已按實C鍵, 打滿了一整版的C. 突然, 軒軒像Game情告急般大叫「好多C! 好多C!」語氣沒有像往日的興奮, 而是很焦急的, 像快要被那些飛快跑出來的C字淹沒似的. 這讓全家人都感到很奇怪, 也有點緊張, 不知軒軒所為何事.

軒媽就溫柔的問軒軒:「BB, 做咩事呀?」

軒軒立時向我們豎起一隻手指, 一臉悲悽的哀鳴道:「打唔到......一個C.」=.="

軒爸湊仔公 | 25th Aug 2008 | 狂想曲 | (1524 Reads)

旁述A:「呀, 發脾四響今屆奧運會, 終於被列為競賽項目喇噃.」
旁述B:「係呀, 呢項歷史悠久, 全球最多人玩o既運動, 今屆終於被國際奧委會納入為競賽項目,阿爺仲交左俾香港協辦添呀!」
旁述A:「香港有咁多馬迷, 馬術交俾香港攪, 呢個我明吖. 但發脾四呢個咁重要o既賽事, 我就唔多明嘞.」
旁述B:「呢個你有所不知喇, 香港地係全中國人最神經緊張既地方, 啲人嚮地鐵俾人輕輕碰一碰就眼掘掘, 行街時前面嗰個行慢啲又『jap』人. 總之, 動不動就發脾四, 香港嚮脾四界真係人才輩出架.」
旁述A:「又係喎, 我地特首都時不時發下脾四咁啦, 發脾四呢個運動真係深入社會每一個階層喎.」



旁述B:「係呢, 我地而家睇咩賽事咁呢?」
旁述A:「今日係發脾四既總決賽, 咁梗係睇發脾四啦!」
旁述B:「唔. 好嘞, 嚮畫面上左手邊o既守方, 就係脾四工夫相當到家既軒媽. 右攻左o既, 就係脾四界既新星軒軒.」
旁述A:「呢個軒軒呢, 能夠嚮死亡之組以首名出線, 絕對唔簡單. 嚮四年前雅典奧運嗰時, 佢不過仲係粒卵咋.」
旁述B:「好勒開賽嘞. 一大清早, 軒軒就以驚人既爆發力發難, 嘈住要開櫃桶俾佢玩, 向軒媽作出挑釁啦喎.」
旁述A:「係呀, 軒媽行出房門, 似乎未有咩心理準備, 俾佢嚇左一跳咁喎. 好在佢啱啱訓夠心情靚, 輕易忍住脾四, 力保不失.」
旁述B:「哪, 話口未完, 軒軒就跑去玩家規中列明不能玩既『門門open close open close』遊戲啦囉.」
旁述A:「係呀, 呢招轉得真係又快又狠呀.」
旁述B:「可惜o既係, 呢招對一向視家規於無物o既軒媽, 完全起唔到作用咁喎.」
旁述A:「呢一著的確令軒軒俾評判扣唔少點數. 為左扳回點數, 軒軒唯有使出佢o既看家本領, 『乜都唔呀』.」
旁述B:「呢招厲害囉, 乜都唔制, 衫衫唔著, 片片唔著, 褲褲唔換, 總之乜差都唔.」
旁述A:「係喎, 乜都唔, 咁點換衫出街食早餐呢? 呢一著厲害之處, 在於一般扭計可以唔理佢, 但衫衫點可以唔著呢? 好高招哦!」
旁述B:「軒軒得米嘞, 軒媽好似真係無剛才咁鬆容, 火火地啦番.」
旁述A:「係呀, 呢類近身攻擊, 效果通常非常顯著!」
旁述B:「出街啦喎, 呢個情況對軒軒呢講有D不利, 條街咁多巴士睇, 好容易唔記得左比賽緊架喎.」
旁述A:「你以為啦, 呢D叫留力. 你睇下,你睇下, 哪, 去到大快樂食早餐, 軒軒又突然發招嘞!」
旁述B:「軒軒不單止扭計唔坐BB櫈, 仲當眾發難大喊添! 喊聲係假左啲, but it works!」
旁述A:「軒媽呢次真係火都嚟, 終於失守脾四, 將軒軒捉出門口, 大肆教訓咗一餐. 軒軒好嘢, Yeah!」
旁述B:「哈哈, 有結果嘞, 估唔到軒軒有『當眾發難』呢招. 軒媽終於被新脾四王軒軒技術性『激到』, 為香港奪得首金, 恭喜恭喜!」


軒爸湊仔公 | 18th Aug 2008 | 一般 | (1085 Reads)

右邊, 有媽媽抱著孩子, 叮囑孩子別隨便打IDD回家, IDD貴呢. 而, 機票也貴哦, 不到學成就別回來. 回來是不孝.
左邊, 有孩子攬著媽媽, 正哭得死去活來. 他, 看著已經有點蒼老的媽媽, 不知那天再重聚. 好了好了, 大家讓他撒最後一次嬌吧.

前面, 還有一個準備坐移民監的家庭呢.

這悲壯畫面, 當年啟德機場的離境大堂, 天天不間斷上演.
不過隨著互聯網的發展, IDD已不唯一選擇.
而機票價格, 亦變成一般平民百姓可付擔起.
外國, 似乎已經沒有像土星那麼遠, 生離不用像死別.
此情此景在新機場已不常見.



但這悲天憫人景像, 今天竟在幼稚園門口重演.

幼稚園開學, 原來是可以那麼悲壯的.
一片哭泣聲此起彼落, 有悽厲的, 也有單純撒嬌的.
當中, 唯獨有個孩子, 他似乎對於眼前一切感到「R」晒頭.
他並沒有哭, 只是對此場面有點好奇, 探頭四處看.
然後, 他大踏步的往前走, 乖乖站在大堂, 等嬸嬸帶他進去. 但嬸嬸們都忙於爭仔中.
他似乎只是在想一件事:「我識喎, Number 9課室吖嘛, 我自己識入去喎, 唔使帶喎.」

他, 穿越了人群, 超越了別離.
好淡定的一個孩子哦!

軒爸湊仔公 | 12th Aug 2008 | 一般 | (1027 Reads)
不巧, 軒軒第一天上課, 就遇上北冕, 打了個八號風球.
我笑言:「哈, 開學就打八號, 真不知那來修來的福氣. 簡直是上學生涯的一個祝福. 多打些八號, 童年就快樂了.」
不過, 軒媽似乎沒聽進半句, 只呢呢喃喃的道:「怎麼辦, 我只能陪軒軒上三天適應班, 現在只剩兩天, 好怕軒軒不夠時間適應啊.」



的確, 軒軒上學這事, 已讓軒媽緊張了好些日子了.
但老實說, 我就是不知有甚麼好擔憂的, 學校有老師有嬸嬸有茶點有唱遊有玩具有廁所, 甚麼都不缺, 擔心啥?
幸好, 學校後來補回一天適應班, 軒媽算是舒緩了一點.

昨天就是最後一天的適應班了, 軒媽拍了數十秒短片回來給我看.
短片上看見軒軒吃茶點. 茶點是蛋糕.
蛋糕已吃了一半, 軒軒還在慢慢品嚐.
老師此時提著一大盤蛋糕走過來, 問誰要多一塊蛋糕.
同檯有個孩子年紀似乎大點, 懂回應老師, 就要了第二塊.
軒軒一直直視著老師的盤子. 我心想, 他也是想多要一塊罷.
可是, 他沒攪懂要怎樣向老師表達, 老師就去了另一檯了.
他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軒媽竟也忍住了手, 沒替他出頭.


軒軒小腦袋一轉, 要使出他的老策略, 就是把餘下的蛋糕往嘴裡塞, 示意吃光, 要再吃.
但, 這裡不同在家中哦, 老師當然沒有察覺得到囉.
這個家中小霸王, 就只能塞滿一嘴蛋糕, 並雙眼緊盯著蛋糕盤不放.

看到這裡, 我竟鼻頭一酸.
兩個月來的擔憂, 一下子濃縮起來, 湧上眼眶.
粗心如牛的我似乎有點點明白到, 軒媽所擔憂的到底是甚麼.

唉, 我這個鈍胎.


軒軒相集
軒軒 in Flickr
>>進入<<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photos from jessemok.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Google廣告
最新留言
新聞交換
MySinaBlo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