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軒爸湊仔公 | 16th Apr 2008 | 狂想曲 | (455 Reads)
在市井客棧內, 初出茅蘆的遊子穆軒, 正獨自坐在一旁喝悶酒. 他左手拿酒杯, 右手拿著媽媽給他的小布偶, 胸口卻有一腔鬱悶. 旁人總猜不透他想甚麼, 只知道在他俊朗的外表上, 總帶著點點鄉愁.


未幾, 一個人稱怪俠阿七的俠士, 踢推開大門, 選了個最角落的位置, 叫了一磅肉, 一罈女兒紅. 蒲坐下, 他便發現了遊子穆軒. 他見遊子穆軒氣宇軒昂, 有著不凡的氣派, 深覺此子絕非池中物, 將來定能在武林上能獨當一面, 一看心裡便喜歡. 他走上前, 意欲結識遊子穆軒. 可是, 遊子早知江湖險惡, 好人是有, 但立壞心腸的更多, 是以他未敢回應半句. 怪俠阿七亦知在江湖交上一知己, 豈能三言兩語便成. 所以, 他亦沒有怪罪於遊子穆軒.

剛巧, 阿七的師父盲婆步過客棧, 他就走了出去, 從師父口袋裡, 取了一顆夜明珠, 要送給遊子穆軒作見面禮.

他正欲回到遊子身旁時, 一把如雷貫耳的聲音, 響澈整間客棧. 「拖寫! 拖寫!」那是一把大嬸的聲音, 遊子穆軒聽得出那其實是帶山東口音的普通話. 她應該在說「脫鞋」. 是的, 原來這間市井客棧有個怪規矩, 進來的客人, 都得脫鞋.

當餘音還殘留在客棧回蕩之時, 惡少九両菜已衝進客棧. 但, 他並沒有「拖寫」. 對此惡行, 客棧內各人無不深感厭惡. 而怪俠阿七見狀, 已把手按在竹劍上, 欲給這囂張的九両菜一個教訓. 豈料, 九両菜亦非省油的燈, 竟一個箭步竄到阿七身後, 奪去了夜明珠, 並放在手上把玩. 阿七立時擺了個起手式, 九両菜亦不甘示弱, 暗暗吞了一口真氣在丹田, 稍稍運起勁來.

然後, 全客棧的人都屏息靜氣. 似乎, 市井客棧內, 將有一番惡鬥了. 真的不知又有幾何桌椅要無辜犧牲呢?

(待續)

軒爸湊仔公 | 10th Apr 2008 | 一般 | (1473 Reads)
許多晚上, 我總愛和孩子通屋跑, 玩玩躲躲貓. 屋小, 我卻肥大肉厚, 家中沒幾處可讓我躲起來. 不過, 每次我竟能同樣地在某幾個位置, 攔途截劫撲出來, 嚇得軒軒個生蹦活跳咭咭笑. 孩子聲笑是有魔法的. 頓時, 喜樂滿一室. 多少個慌悶的晚上, 我也是這麼「攪慶個場」的.


玩累了, 靜下來, 看電視. 見原來有班大孩子正在玩「埋洲」遊戲. 一眾藏獨分子向京奧下了「暗戰」式戰書, 「去到差館當你贏」. 把明明是成人世界的鬥爭化作一場場孩子們的遊戲. 火把傳得到下一棒, 榮耀歸你; 給我攔途截劫撲熄火種, 頭條就歸我. 21,880場「埋洲」遊戲, 由雅典一直玩到北京, 越近北京, 難度越高, 頭條也越響. 火種熄了沒關係, 大會早已備份. 所以, 牛固然牽到北京還是牛, 聖火帶到北京, 還是那團從雅典燃起的聖火. 如此抗爭, 和平得如孩子遊戲一樣. 如果搶了聖火, 可以減少流血衝突的話, 聖火也算是為和平而犧牲, 絶不影響其宣揚和平的使命吧.

不過, 這個是否真的和平鬥爭, 我卻未敢下定論. 西藏的騷亂, 並不是在奧運開幕前發生, 偏偏在傳送聖火前發生, 為世界各地的藏獨分子起了一個吹雞作用. 若然這一切是有計算的話, 那的確可怖. 騷亂要流血或有人犧牲是少不免的, 換言之, 現在那些和平鬥爭者, 不過是站在屍體上, 才能得到全球焦點. 光想到要用流血來「攪慶個場」, 用人命來啓動那似乎是和平的鬥爭, 實教我不寒而慄.

不過, 記憶中, 我所認識的藏人, 都是純樸率直的. 你會覺得, 他們若真的要抗爭, 大概只會拿起槍桿子來硬碰硬幹. 我就是不相藏人會耍這種手段, 幹出這麼虛偽的事吧. 若果我猜測屬實, 我想, 那些叵心可測藏獨搞手, 應該是已深度漢化的藏人了吧.



軒軒相集
軒軒 in Flickr
>>進入<<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photos from jessemok.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Google廣告
最新留言
新聞交換
MySinaBlo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