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軒爸湊仔公 | 17th Jul 2007 | 一般 | (983 Reads)

Web2.0的重點, 是無私的分享. 反過來說, 收埋收埋, 有入冇出地獨享一切, 就是out了的Web1.0. Hmm...... 如此看來, 軒軒應該是屬於Web1.0.

看看以下的吃餅個案, 你就會明白軒軒是Web1.0的. 就算他如何改進自己的技巧, 也不行. 就像些某Web1.0年代的公司, 無論他如何改進版面2.0化, 但Web1.0就是Web1.0, 脫不了的.

話說, 自從軒軒由吃麵包, 進化到慢慢歎麵包, 我開始嘗試向軒軒討一點來吃. 當然, 我並非肚餓, 只為那被軒軒「餵一啖」的溫馨.
Picture

 



「軒軒, 請爸爸食一啖吖?」可是, 自私的軒軒明顯不欲和我玩Web2.0, 他飛快把剩餘的一塊(很大塊的!)麵包盡往咀裡塞, 然後攤開雙手, 示意「無淨」.
Picture

 

當然, 軒軒可能有時意識到, 這個做法太苦了自己, 咀太滿, 嚼不動. 明明是塊美味的包包, 又變得濕瀝瀝的, 剎是難看. 但, 他想, 這爸爸天天也討吃, 很煩人, 如此下去不行的, 他就想到了新策略.

「軒軒, 請爸爸食一啖吖?」這次, 軒軒的目光向地面搜索, 竟給他找到一塊麵包屑(有可能是幾天前的). 他爬過去, 拾起, 爬回來, 然後, 餵到我咀裡! 我乞討著那丁點溫馨, 半淌著淚, 期待著雷公的降臨.

又當然, 雖然軒軒眼利, 畢竟偶然還是會找不到麵包屑(給我吃光了), 所以, 他又進化了.

「軒軒, 請爸爸食一啖吖?」這次, 軒軒竟乾脆直接指著地上的那袋麵包, 依吔的叫, 像是示意:「嗰道咪有囉, 你唔係睇唔到牙嘛, 貢大袋! 盲!」看見此情此景, 我腦裡閃過那個虐老廣告, 久久未能釋懷, 久久未能釋懷.

今早, 看見AM730上那強積金食水深的報導, 我頓感老來無依, 立時傷春悲秋, 淚如雨下, 泣不成聲.

 



軒爸湊仔公 | 13th Jul 2007 | 狂想曲 | (585 Reads)

早幾天, 軒軒坐在梳化, 突然咭咭笑. 我不解, 問道:「軒軒, 你笑咩呀?」軒軒指著電視櫃說:「叔叔同我玩呀.」我看看那邊, 根本不可能有人, 心有點驚驚, 口震震的問道:「咁... 咁... 咁玩咩呀?」軒軒說:「"woo jart"囉!」

 (閱讀全文)

軒爸湊仔公 | 13th Jul 2007 | 一般 | (437 Reads)

好, 我的「係唔係都驚左先」作風, 又一巨獻!

話說軒軒剛打了一歲針, 燒了幾天. 這是預期中的燒, 退燒藥早發了給我們. 藥樽是這樣寫的「每四小時服, 每天最多吃四次, 有需要時服」. 我想, 4x4=16小時, 退燒藥原來只幫到我16小時, 剩下8小時若果又有需要, 怎辦?

就因為軒軒久燒不退, 也因為「燒壞腦」意識太根深蒂固(我知, 其實燒壞腦的機會很微, 但, 咁人地驚驚嘛), 我下了一個魯莽的決定. 在剩下的8小時, 我給軒軒多餵了兩劑藥. 還連續兩天.

好 了, 三天之後, 總算是退了燒, 但軒軒還未完全回復正常. 他的體溫比正常稍低, 「標」冷汗, 手腳凍, 煩躁不安, 有點肚瀉. 我作賊心虛, 心想體溫低, 會不會吃了過量退燒藥呢? 總是「形住形住」這些病微可能和那些吃多了的藥有關. 盤算著明天要不要帶軒軒去找醫生, 求個安心.

 (閱讀全文)

軒爸湊仔公 | 13th Jul 2007 | 一般 | (320 Reads)

(嘩, 好耐冇寫, 7-1料拖到7-11都未寫. 好, 等我一口氣, 來個3 hits combo先)

Picture
在我有生之年, 真的可以看見普選嗎?

Picture
爸媽在遊行, 我卻半睡遊魂.

Picture
用腳行出民主路(若果我識行話), 家下抱住先.

Picture
咦, 班哥哥姐姐點解臨時臨急都可以搵到一塊咁長o既Banner布呢?

Picture
看看背面, 寫著「熱烈歡迎主席胡錦濤蒞臨xxx」, 原來是用來歡迎胡主席的Banner. 物盡其用, 好環保呀!

Picture
蠢老豆話行完七一, 撘船過紅磡返屋企. 原來該晚放煙花停航, 無船返九龍. 一回頭, 成村人已擁來碼頭, 難已逆行. 老豆如此蠢, 我搵個戶好人家好過. 好, 趁人多, sell下自己先:「有BB賣, 有BB賣. 買BB仲送人力車一部添呀! 好抵買!」




軒軒相集
軒軒 in Flickr
>>進入<<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photos from jessemok.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Google廣告
最新留言
新聞交換
MySinaBlo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