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軒爸湊仔公 | 8th Apr 2009 | 一般 | (382 Reads)
很久很久以前, 在中國的一條小農村, 有個孩子好怕吃啖啖肉的肉, 只肯吃碎肉.
娘很是擔憂. 有天, 娘想出了一妙計, 哄他的寶寶吃肉.
她想, 要是把肉剪成不同形狀, 煮熟, 再醮點寶寶愛吃的沙津醬(好像很難吃耶), 寶寶可能更願意吃.

「來, 寶寶, 來為肉肉剪些形狀, 然後我們煮來吃, 好不好?」娘說.
此計似乎湊效, 寶寶立時扎扎跳, 對這玩意很是熱衷的樣子.
娘問:「四方形, 三角形, 圓形, 你想要甚麼?」
寶寶說:「巴士.」
娘說:「囧.」
寶寶說:「巴士有門門.」
娘說:「囧, 囧.」
寶寶說:「門門open close, open close!」
娘說:「囧!!!」
不過, 概然寶寶說了, 就不好違命. 雖然剪得不像, 但照剪.
就這樣, 日復日, 年復年, 娘竟越剪越順手, 越剪越精緻, 剪得出神入化, 更達致「手剪泰姬陵, 煮好不變形」的境界!

到後來, 此等剪肉工藝, 就在大大小小的農村, 一直流傳下去, 並演變成中國傳統剪紙工藝嘞.
......

嗯, 朋友, 這可是真事來的, 你們就不發現, 農村的剪紙, 才剪得特別有風格嗎?
你們就不覺得, 總是那些村婦, 特別會剪嗎?

軒爸湊仔公 | 7th Apr 2009 | 一般 | (351 Reads)
兩歲十個月了, 孩子越說越多話, 有時說得辭不達意, 有時又鸚鵡學舌, 並連語氣全套模仿. 忽然, 他有會說出一兩句話, 準確地表達他當時所想所思, 嚇你一個大跳. 然而, 正當你訝異著那顆神秘的小腦袋, 到底有甚麼著驚人的發展, 他又會說回一兩句蠢話, 讓你啼笑皆非.

我想, 我得好好利用這近乎荒廢的網誌, 時不時寫啲, 時不時寫啲, 記錄一下這一言一語. (本來不就是這個目的嗎?)

......

軒媽:「BB, 爸爸媽媽放假, 你開唔開心呀.」
軒軒:「頭先嗰日唔開心.」(Well, 我諗佢指尋日.)
軒媽:「點解唔開心呀.」
軒軒:「因為"滋滋滋"嗰啲.」(尋日聽牙醫囉. 唔, 會情緒表達, 仲知因由, 叻仔! 已經比一些大人要叻了.)

穿褲子時, 軒軒都動來動去, 完全不替照顧他的人切想一下.
軒爸有點氣:「BB, 你其實識唔識自己著褲?」
軒軒:「唔, 都識架.」(吖! 老積到吖!)

軒爸:「爸爸抱到手痛, 抱唔到你啦, 自己乖乖落地行啦.」
軒軒:「唔落地!」
軒爸:「唉吖, 爸爸好倦呀! 要喊啦, 唔開心呀, 嗚嗚嗚...」(邊說邊裝哭.)
軒爸:「你自己落地啦, 好唔好?」
軒軒想了想:「好.」(好體貼的孩子噢! 超感動... 真的要哭了.)

軒爸湊仔公 | 2nd Apr 2009 | 一般 | (442 Reads)
正打算去「敵視你」, 仲係玩過夜嗰隻.
昨天, 軒媽網上訂房.
咦, 原來有相睇喎, 就跟軒軒說好了軒媽跟軒軒睡一張床, 我則自己霸一張.
我回家後, 軒媽如是打開網頁, 向問軒軒道:「BB, 你訓邊張床床呀?」
軒軒指著床床:「呢張.」
軒媽又問:「咁爸爸呢?」
軒軒指著另一張:「呢張.」
軒媽又問:「咁媽媽呢?」
軒軒竟露出一絲奸詐的笑容道:「媽媽無位訓!」
軒媽:「吓......」

勁呀, 咁細個就識響愚人節玩阿媽, 儒子可教也!

軒爸湊仔公 | 20th Feb 2009 | 一般 | (1062 Reads)

在網誌上, 我曾說過我異相, 除了因為一把白髮外, 多少也因為臉上那五條疤痕. 在網誌上, 我也說過我頑皮, 可不是吹水的, 證據就是這些疤痕. 而那些疤痕, 並非由單一意外做成的. 再包括那些沒留下疤痕的意外事件, 不難想像我的一塊粉臉(粉人當然有粉臉), 受過多少次傷.

然而, 我雖頑皮, 但在急症室, 特別是在逢針時, 醫生護士都讚我(異常)乖巧和冷靜, 因為我從來都不動也不哭.乖巧到一個程度, 會讓醫生以為我「撞親個腦」. 老實說, 要是有個毛賊把刀格在你頸項, 你會動來動去掙扎嗎? 所以, 醫生拿著的縫合針, 在我眼角上舞來舞去, 再掙扎不正是找死嗎? 我才沒那麼笨. 再說, 急症室有那麼多新鮮事, 多麼精采, 我那有空閒去哭. 頑皮本來就是因為好奇, 急症室正正就是能給我好奇個夠的好地方, 我想, 我應該笑才對罷. 說變態點, 我是有些享受在急症室的時光的.

不過, 上個星期天, 我這點想法突然變得有點不一樣.



星期天, 一家人去了東涌玩(奇了, 東涌有啥好玩?). 就在午飯時, 軒軒在Food Court的椅上轉來轉去. 砰嘭! 一不留神, 還沒吃了幾啖的軒軒就掉到地上了. 軒媽匆匆「拾」起軒軒, 我也走過去, 發現流血呀! 血從「後尾枕」流呀流, 不一刻就吸滿了一整張紙巾. 身旁有個好心的女生遞了一包紙巾過來. 不過, 紙巾是雜嘜牌來的. 我立時聯想到一篇有關紙巾含菌量的報告, 心感不妙.

我就對那女生說:「小姐, 可否......

從技術上, 我其實在想, 衛生巾才是當時最衛生的選擇. 衛生巾本用在那個地方, 含菌量控制想必很嚴格吧. 吸血能力就不用說了, 它還可當膠布, 一直貼到去急症室呢! 然而, 為了不嚇著人群和那位小姐(現場是很哄動的), 我還是打消這個念頭.

「小姐, 可否...順道幫我打開紙巾包? 我雙手正忙著呢!」

血吸了一張又一張, 終於停了. 我往「後尾枕」檢查, 見到一個起碼有3cm長的缺口, 以我出奇地豐富的經驗, 肯定是要縫針了. 可恨是, 這裡是離島呀(對, 東涌是在離島的), 急症室何處尋? 卒之, 我們飛的, 去了算是最近的瑪嘉烈醫院, 也用了廿多三十分鐘. 急死人了.

在急症室分流時, 那護士說要輪候三四個小時(即非緊急囉), 但言詞含糊閃爍, 當時也沒有在意. 在吃下午茶時(食咗兩啖就出事, 成家人仲未食飯架!), 才想明白, 原來他在叫我:「咁少事(在佢眼中), 你走啦, 睇你地個樣咁心急, 去私家快快趣趣攪掂佢好過啦!」

又係喎, 即拉隊去睇私家. 去到私家, 不用等, 立即開波. 不過, 光是剃頭, 照X光, 已把軒軒嚇嚇個半死. 之後, 還有重頭戲... 縫針呢.

醫生命護士把軒軒當燒腩卷包好, 三個護士及其雙親, 夾手夾腳按著軒軒, 好讓醫生小心縫針.手術布一蓋者軒軒, 擋住了他的視線, 就嚇了一嚇, 軒軒就開始哭叫不停. 軒媽想軒軒分神一下, 就著他數數字. 可能太痛了罷, 實在無法集中, 數得亂七八糟, 數到50, 之後竟回到28. 之後, 軒軒又不斷使詐, 一回兒叫軒媽抹鼻涕, 一回兒又叫疴薯鼠, 總之怪招百出, 務求醫生停針.

差點拆掉整間醫院, 終於縫合成功. 醫生打開蓋著軒軒頭仔的手術布, 我倆都傻了眼. 軒軒整塊面都腫了起來, 還滿面紅點的, 甚至連眼球也紅了一塊!

醫生說:「不礙事的, 是掙扎得厲害, 『谷』爆了微絲血管, 很快就會散.」哈, 那足證明軒軒身體很健康了. 換了是我這個老人家, 谷爆的血管恐怕不是微絲血管那末簡單罷.
Picture


除了心痛, 埋單時還有點肉痛. 步出醫院, 原來已近黃昏. 一陣寒風在我眉宇之間劃過. 我拿著收據細閱, 心裡卻盤算著, 軒軒不過是兩歲半就「開齋」了, 漫漫長路, 我們還有多少種些日子要過呢? 要是下次又來一遍, 會否像這次那麼幸運, 不破相呢? 又或, 會不會有比破相更嚴重的傷害呢? 軒爺爺和軒麻當年看著我一次又一次的破相, 心裡到底又承受了多少呢? 軒軒至少懂得哭一下, 我還可期望軒軒會得到點教訓. 而我呢? 一幅「我頑皮, 我受傷, 我活該, 我不哭」的樣子, 能期望我下次會學乖嗎? 我竟還對急症室的日子, 有點回味, 有點驕傲. 咦, 雷公怎麼還未來找我晦氣?

對於自己的頑皮, 我第一次深感懊悔.

嗨, 軒爺爺, 軒麻, 我知錯了, 你們會原諒我嗎?
Picture


軒爸湊仔公 | 20th Feb 2009 | 一般 | (908 Reads)
今天開了一期很詭異的六合彩.
有6,16,26,36, 還有9和29. 一共有9注中.
這期「6」合彩, 號碼太齊整了罷.

巧合是, 特別號碼是「發」(8).
更巧合是, 頭獎派彩是$555,555.
更更巧合是, 今天是觀音開庫日呀!

莫非觀音顯靈?

軒爸湊仔公 | 15th Jan 2009 | 一般 | (1309 Reads)
話說, 軒軒拿了軒媽個散紙包, 把錢錢倒滿一床, 獨自把玩著.
我扮活潑, 彈了上床, 拿了幾個散紙, 希望軒軒「侵」埋我玩.
豈料, 軒軒說:「爸爸唔攪BB啲錢錢.」
我有點氣說:「哎吖, 啲錢錢又唔係你o既, 係媽媽架噃! 爸爸要攪錢錢.」
軒軒想了一想, 也沒望我一個正眼就道:「爸爸唔攪媽媽啲錢錢.」
我... 一時語塞...

我只覺得, 有一股寒意由屁股沿脊椎冲上頭皮, 有點發麻.
剛才... 那... 不就是駁咀嗎?

就算不是駁咀, 也具備了駁咀的意識形態了罷.
很恐佈呀!

我想, 一個駁客要誕生了!

軒爸湊仔公 | 9th Jan 2009 | 一般 | (1371 Reads)
昨天軒媽想軒軒為家中的電話留言錄音.
軒媽說:「BB, 你陣間對住過電話話講:『爸爸同媽媽宜家唔喺屋企, 請留底口訊吖.』」
軒軒抗議道:「唔呀!」
軒媽問:「點解呀?」
軒軒:「爸爸媽媽, 唔出去.」

軒爸湊仔公 | 3rd Jan 2009 | 一般 | (1432 Reads)


泥膠燒賣


到底係...


咩味呢?


當然係泥膠味啦, 傻豬.


軒爸湊仔公 | 10th Dec 2008 | 一般 | (1864 Reads)

有一天, 你抱著孩子去搭地鐵, 去到闊閘機前, 你拿出皮包準備嘟八達通. 此時, 孩子發難了. 嘟嘟咁好玩喎, 他也要「幫手」嘟. 你想:「也行, 這點小事, 就隨你玩把.」 你就把皮包交給了他, 他亦不負托, 飛身去嘟. 閘應嘟而開. 可是, 你那個十年沒有整理過的, 肥肥的皮包, 實在太重了點. 孩子握不穩, 皮包就掉到地上. 弊, 怎算好.

你可以選擇先放下孩子, 拾起皮包, 然後再抱起孩子過閘; 又或不顧你腰骨的死活, 抱著孩子彎下腰去拾皮包. 不過, 其實那個選擇都不是選擇, 因為, 那些闊閘機見你沒動作, 不消四五秒就會自動關上. 唉, 無論如果, 你想拾皮包的話就註定過不了閘了.

 

嗱, 此情此境, 你會怎麼辦呢?

......Time is ticking, 你只有一秒時間考慮!


軒爸湊仔公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2101 Reads)

在超市, 你一手抱著孩子一手去買東西. 付鈔時, 狼狽地從袋口摸出幾張鈔票. 孩子見到鈔票, 嚷著要玩. 噢, 大件事, 不給他把玩一會兒, 他是不會罷休的. 而把玩的結果, 很可能是丟失, 又或「撕票」. 平日, 你可能會先和他角力一下, 講講道理. 然後突然高八度說一兩句完全無關的話, 引開視線, 優雅地解決問題.

不過, 因為收銀阿姐正一面不耐煩的睥著你, 所以, 你現在就要下決定了! 好, 鈔票有20, 50, 100, 500四個面值, 而你買的東西, 一張20元有找.

你要給他玩那張?

 

答案:給他玩500元那張吧, 20/50/100的流通量很高, 甚麼人也碰過, 很髒的.

... 縱然你知道那張500大鈔, 有機會變成兩張250小鈔.


Previous Next

軒軒相集
軒軒 in Flickr
>>進入<<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photos from jessemok.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Google廣告
最新留言
新聞交換
MySinaBlog 精選文章